1. 范小错首页
  2. 推荐阅读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来源 | 中国有淘宝

作为亚马逊的东方遗产,Kindle中国区用户的两极评价,一直在各大电商平台的评论区里兵戎相见,常用的人爱不释手,没兴趣的人觉得它一无是处,但最近,这些声浪都“消失”了。

亚马逊最近推出了新款的Kindle Oasis 3 尊享版售价2399元起,市场反应平淡,一些网友表示如今再买Kindle已失去了炫耀的快感,当iPhone SE都开始走平民化路线,特斯拉都开始“上”拼多多了,品牌也就没了调性。

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困居在家的人们只能网上购物,亚马逊的股价最近搭上了北大西洋暴富暖流,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贝索斯成为了世界首富,超越了排名第二的比尔·盖茨800多亿美元,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,我们见证过太多魔幻的时刻,比如,闲鱼竟然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,闲鱼上有各路大神最全的Kindle深度使用体验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亚马逊Kindle作为目前普及率最高的电纸书阅读器,从2013年发布概念初代产品后销量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。很多国内的同类型产品诸如汉王、爱国者等,由于没有卓越网书籍平台背书,无法做到即时导入书籍,只能通过第三方的方式传输,市占不如Kindle迅猛。

高市占必然会带来高流通,而闲鱼最近公布数据也印证Kindle的高闲置率,“一半盖泡面一半在闲鱼”或许不是一句戏言。

从2019年8月至今,闲鱼成交了超过40万台Kindle阅读器,月均突破3万台。亚马逊官方2018年曾披露“从2013年至今,Kindle阅读器已经进入中国有五年了……销售了数百万台”,综合各网购平台销量,目前Kindle一年在国内销售80-100万台。这意味着,每2部Kindle,就有1部是在闲鱼上出售的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Kindle 阅读器历史演变 GIF 动画

便宜是主要购买动机,而买了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看书的人比比皆是。

通过拔草,在闲鱼上论证了“价格真香定律”的闭环,“刚买高估了本我,出售才认识真我”是大多数人的心态。

356元的平台交易均价,相比799-1000元的新品价只有4-5折,许多是95新甚至99新,“接近全新的货色”,“没开封”,“只充过一次电”,这样的介绍语拯救了一票卖家。

市场与用户的双向选择,促使了商品在二级市场的加速流动。

与一般数码产品相比,Kindle要更加保值,损耗率低,可长期存放,这些特点注定了Kindle成了数码界的硬通货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在很多闲鱼上的交易场景中,我们都看到这种画面。

一台9成新的索尼A7m3微单裸机二手价值在一万左右,买卖双方围绕箱说票(包装箱、说明书和购机发票)是否齐全展开了讨价还价的漫长过程,僵持不下,最后卖家让步,同意搭送一部3年龄的Kindle 8代,而买家让步选择了顺丰到付。

送书是对对方前程最好的祝福,而送电纸书,则保佑了摄影师的生意昌隆。

“崭新的Kindle入门级初代,都有收藏价值了,能卖上千,其他使用年限多的,闲鱼上的保有量太大,卖不上价,几十几十的划价也没意识,还不如送给真正喜欢它的人,以体面的方式。”

“收到kindle作为压称品,不是第一次了,我职业买卖二手数码产品的,现在有十多部不同型号的kindle,这是破解谈判僵局的最好润滑剂,以后买卖大额设备也可以拿这个当赠品。”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在闲置交易的背后还有兴趣交流。

每天,有超过10万+的用户在闲鱼鱼塘交流“Kindle的邪门经验”,那里是Kindle工程师都会去的地方,因为实在是太邪门了,大家纷纷呼吁还是回归本真,好好看书。

简单的来说,就是刷机魔改。

通过刷机成安卓系统,kindle如今可以突破技术限制,可以阅读任何书城、漫画APP的内容,虽然闲鱼封禁了绝大多数此类教程,但电子极客探求好奇的热情仍旧无法阻挡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(图片来自:知乎@前进2020)

玩的比较猛的,还能在刷完机后加载直播平台APP,只是黑白的画风略显诡异。

一般的手机游戏运行也不在话下,甚至有人用外挂摄像头加载直播钓鱼,漫长的一天,Kindle稳固的电池电量,省去了充电宝的困扰,是野外徒步者的必备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(图片来自:知乎@前进2020)

曾经很多人都曾想要买一个kindle去填充自己的背包,在短程通勤中祭出知识法器,隔绝车厢内嘈杂的市侩,或在单位忙里偷闲中扫几眼难啃的大部头,在夜深人静之时,只有手中的莹莹微光,点亮自己对理想生活的向往。

这也是“kindle”的英文含义,“点燃,激起”你对学习的勇气和期盼,而“oasis”更进一步,英文是“沙漠中的绿洲”的意思,寓意城市荒漠中的知识源泉给人慰藉。

但最早一批冷静下来的人觉察到了“性价比”的问题,这些知识分享官们在整个疫情期间学会了精打细算,同时也学会了什么是“资本永不眠”,以及“资本是如何给年轻人进行消费主义洗脑的”,购买新款远不如在闲鱼购买二手Kindle划算,功能都差不多,电池耐用,只要屏幕过得去,到手恢复下出厂设置就和新的一样。

知识付费都给了硬件让很多人觉得亏了,折合成纸质书足够看十年了,关键的,以前的考研党,现在都毕业了,如果说平常看书是为了求知欲,那考前看书就是因为求生欲吧,况且没毕业的也用不到Kindle了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从没有哪个时期能够像现在如此漫长,让人重新思索自己奋斗和生活的本质。

在与家人长期接触中,磕碰难免,有人甚至想买个Kindle假装看书逃避现实,有的人用来催眠。

“爸妈老是因为鸡毛蒜皮吵架,给他们一人买了个Kindle,一个刷完机听球,一个听小说,反正就是不看书,可能是遗传我也不爱看书,我那台也从闲鱼买的,刷完机陪我钓鱼直播。”

“以前我真的以为自己能做个优秀的全职妈妈,小红书的优越感隔着屏幕都让人羡慕,但生完孩子才发现乏味、疲累和狼狈,整晚的失眠,以前上学看英文词典不一会就能睡着,现在也是,莹莹微光,让我入睡。”

这并不是个案,群体焦虑和集体行为需要时间和人情的抚慰,适应了快节奏的我们,很难适应生活真的慢下来后带来的惯性挤压,而Kindle成为了这种情绪冲突的最好注解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一组来自《亚马逊2020全民阅读报告》的数据,从另一面说明了同一个问题,过去一年,60%的Kindler将阅读列入了自己的年度计划,阅读时长方面,46%的读者每天都会利用30分钟至1小时进行阅读,其中,选择晚间至睡前时段阅读的读者占比达到74%,卧室是他们最主要的阅读场景。

此时如果能记录触摸屏操作,会发现,这些人大概率也会忘了关机,因为都睡着了。

闲鱼成了Kindle最大的流通平台(每2部就有1部是在闲鱼出售的)

在一份第三方平台针对闲鱼购买闲置Kindle的用户做的抽样调查中发现,80后群体对于Kindle的“购买愿景”中,有47%的比例是自用学习,来自下一代际的竞争激烈,因此充电的愿望强烈而迫切,这是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抽样。

而二线到四线城市的80后同龄人,显现出了极大的不同,75%的人购买Kindle是因为用来孩子教育,取代iPad,因为考虑后者玩游戏伤眼容易成瘾,不如墨水屏看书保护视力,而且多认为给孩子培养好的阅读习惯有助于提升孩子整体素质。

如果扩大抽样范围,这部分在闲鱼上购买Kindle的人还会购买二手闲置童车玩具、读本等。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社会现象,即,我们认为的个人奋斗,不同地区的市民有着显著不同的理解,大城市人更关注自身实力,而其他地区更关注后代素质。

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闲鱼上有无数正在努力提高自己的用户,这些人正在积极尝试与同种兴趣玩家的沟通交流,一同打造垂直有效的学习型社区,这些来自不同城市、不同家庭的绮丽人生,汇聚成了互联网上的华彩乐章,这是共享的力量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fanxiaocuo.com/hot/19860.html

版权声明: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67774320@qq.com 反馈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